主頁 > Uncategorized > 當把孩子當作「敵人」後……

當把孩子當作「敵人」後……

十一月 20, 2008 發表留言 Go to comments

新世紀之初,一個國家的崩潰。失業率突破15%,一千萬人失業,八十萬學生杯葛校園制度,青少年犯罪問題增加。成年人失去信心,因懼怕青少年,於是通過了一條法案:《新世紀教育改革法案》(簡稱「BR法」)。

電影「大逃殺」的片頭字幕

世界進入了恐怖時代。反「BR法」的「Wild Seven」組織領袖七原秋也,是連環爆炸案的國際恐怖份子。成年人以「正義」為名,開始新遊戲:「新世紀反恐特殊法案」(簡稱BRⅡ法)

電影「大逃殺2」的片頭字幕

有觀賞過電影版「大逃殺」1、2集的朋友,除了被電影內的血腥場面所「吸引」外,有沒有想過這套電影背後,其實是交代一個怎樣的世界觀?

無論是原創小說的作者高見廣春、還是電影版的導演深作欣二、深作健太父子,都將大逃殺的背景,定性為「成年人與青少年之間,互信關係愈來愈淡薄,再也沒有人肯關心對方。」再加上當時的青少年與成年人之間不斷對抗,最終演化至政府利用BR法(Battle Royale),將一批又一批「叛逆」的青年人全部殺掉。表面上就是說藉此減少青年人犯罪,但實際原因,就是要全面控制青少年的生存及思想空間,企圖將年青人,變成政府、成年人的「扯線木偶」。

在昨天「誰把孩子當作敵人?」一文內,我提過英國的一個兒童團體調查成年人怎樣看青少年及孩子,結果有54%的成年人,都表示孩子是「野獸」、「對成年人構成威脅」、甚至有很多報導更暗示要將孩子們「槍斃」。這種情況,某程度上是與「大逃殺」中,成年人對青少年的觀感,幾乎是一致。

我不是一個青少年問題專家,學術性的話語我沒有資格說。我只知道假如成年人不斷壓迫青少年的時候,後果如何:

– 當青年人不斷被成年人標籤成「野獸」、「野蠻」、「暴徒」的時候,會令部份有前科的青少年,覺得成年人只是不斷壓迫他們,連給他們改變自新的「機會」也剝奪,結果就會以各種暴力途徑,表達他們對社會、對政府、對成年人的不滿。

– 至於成年人,面對那班所謂「暴徒」,當然會有藉口,利用更嚴厲、甚至不惜侵犯人權的法例,去對付這班「乳臭未乾」的人。

– 所謂「壓制越大、反抗更大」,成年人與青年人之間又沒有互信空間之下,雙方只會繼續對抗,令社會更加混亂。

到底「大逃殺」內的情景、甚至「BR法」會否成為事實?我不敢預測。我只知道,當成年人與青年人沒有互信,只懂「互砌」的時候,其實等同將一個社會,推向毀滅的軌道,這就是把孩子當作「敵人」、甚至把他們「打擊」後,所付出的代價!

所以我看到龐愛蘭在電視上,還惺惺作態地說「強制青年人驗毒可以幫助他們戒毒」,覺得非常反感,更加覺得她是刻意製造標籤效應,達到「打壓青少年」的效果。

到底想出這些建議的人,是「真心為青少年」、還是背後目的只是「將青少年打作反社會分子」?

在幾年前我看了大逃殺1、2集後,我傾向相信是後者……

廣告
分類:Uncategorized
  1. 仍無迴響。
  1. No trackback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