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Archive for 2009 年 01 月

第八期兩周一聚題目:小朋友

一月 30, 2009 10 留言

為何會想到小朋友,作為下期兩周一聚題目?

小朋友是一種很特殊的「生物」,有時會令你煩惱、有時會令你開心、有時會令你激氣、有時會令你感到平安幸福……

總之,不同的人也會對小朋友有不同的體驗,所以藉著這個題目,自由發揮你的「小朋友」。

記住是2月13日開始啊!

另外,在此最先留言者,下次就要負責第九期題目,敬請留意。

廣告
分類:Uncategorized 標籤:

兩周一聚(七) – 巴黎之秋

一月 30, 2009 7 留言

人生中的第一次旅遊,是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一家人前往泰國旅行,不用說,亦是第一次搭飛機。

之後我去過不少的地方旅行,但論到最深刻的一次,就是前年去巴黎的一次,一來是以自己勞力換取的,二來是終於兌現了與好朋友十多年的承諾,來到她巴黎的家作客。

整個旅程中,巴黎的風景、歷史、名勝、朋友的熱情招待固然是印象深刻,但有三件事卻不能忘記:

1. 出發當日,我仍要上班,但因為飛機是晚上起飛,結果未到收工時間便要提早下班。為免被老細發覺,惟有鬼祟地偷走!幸好在上司和一眾同事協助下,成功避過老細偵察,順利逃走,在此要多謝他們的鼎力協助。

2. 這兩星期的旅程,除了有兩三天是與朋友一家一起去玩之外,其餘時間是自己一個探索巴黎。當中一日,是單憑一份地圖、以及自己的直覺,成功前往隆尚馬場(Longchamp)。雖然大部份時間是一個人,但沒有旅行團的催促之下,可以看到很多東西,以及慢慢感受巴黎優閒的氣氛,更重要的當然是自由自在地周圍走!

3. 旅程的最後一日,就是替一眾親朋戚友買手信。當中最重的是妹妹委托要買的化妝品,再加上紅酒白酒、以及其他各式各樣的產品,結果幾乎連旅行箱都放不下。而好友更叮囑我早點到戴高樂機場辦登機手續,初時我不明白,但幸好有她的提醒,否則可能趕不及,因為我在機場足足花了一小時排隊,才能完成登機手續,再加上麻煩的安檢程序和出境手續,足足花了接近一個半小時才到達登機閘口。當時的腦海中,只想到兩個字:「好煩」!

所以,香港有如此高的效率、一班盡忠職守的機場員工,實在值得感恩。

最後,送上旅程中其中一張最喜愛的相來結束:

img_0007

名副其實「未出發,先興奮」,哈哈哈哈!

今次一齊去旅行的朋友包括:

石先生 – 今期話事人

Mad Dog

Sherry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周遊

木棉_簡單快樂

C9

natchan

媽媽阿四

Michelle

醫書直說

南杏

倒帶人生

微豆

分類:兩周一聚 標籤:

初二開年飯

一月 28, 2009 發表留言

我家有個習慣,就是在初二吃開年飯。

數今次開年飯,最特別的一味菜就是芽菇炆豬肉。

什麼是芽菇?它的外形像馬蹄、但口感像薯仔的蔬菜,卻不像薯仔那麼粉,有一點硬,不過這種食材配搭豬肉一起炆,非常好吃。

豬肉方面,當然要用五花腩,否則就不好吃了。

開年飯最重要的,是一家人一起吃飯的這種溫暖,食物已經是其次。

分類:Uncategorized

龔立人﹕我們等待聖本篤 而不是先知

一月 21, 2009 發表留言

是否將同性同居伴侶納入《家庭暴力條例》(簡稱條例)受保障範圍是當下激烈(但可能不理性)辯論的焦點。反對將同性同居伴侶納入條例者認為這是間接將家庭定義,會為日後同性婚姻合法性鋪路。支持者卻認為同性同居伴侶應平等地得到條例保障,而這與爭取同性婚姻不應混淆。前者主要以某類基督宗教人士為主(例如蘇穎智牧師),後者包括基督宗教人士、人權倡導者、法律學者、性小眾等等。本文不是要評論他們的差異和探討其他可能性,而是嘗試分析反對者中某類基督宗教人士由恐懼而建立的理性和行動,從而思考基督宗教的社會角色。

從恐懼開始

若我們接受宗教與恐懼有一定的關聯時,宗教為人類提供安全感,讓人類有信心和盼望面對艱難與恐懼。這與討論宗教是否真實沒有必然關係。然而,當宗教提供的安全感化身為或等同某種社會制度或秩序時,宗教人士漸失去對宗教超越性的體驗,反而被自己設計的恐懼所困。例如,當有基督宗教人士以婚姻和家庭(一男一女的公眾關係)來克服他們對關係秩序的恐懼時,他們就很容易將一切與一男一女不一樣的公眾關係視為不可接受,甚至邪惡。關鍵不必然在於離婚、同居和同性關係等等對社會秩序的破壞或他們本身的邪惡,而在於基督宗教不再讓人有信心和盼望面對恐懼,反成為維護社會現狀的力量。

在此,我們不需否定宗教對人面對恐懼的價值,但宗教人士需要不將宗教提供的安全感等同某一社會秩序或意識形態。否則,宗教容易成為公民宗教(civil religion)。再者,縱使同居(不論同性或異性)可能令某些基督宗教人士不安,但基督宗教人士需要肯定安全感來自上帝,而不是某種社會秩序。

陰謀與不信任

恐懼往往使人失去對人的信任,甚至處處充滿猜疑。這正是當下某類基督宗教人士的情况。

第一,他們運用滑坡理論證明他們觀點的可信性。例如,蘇穎智牧師說,「條例通過將製造更多人同性同居」。雖然滑坡理論提醒我們要留意可能的影響,但極端推論(或想像)是靠嚇多於鼓勵思考。

第二,雖然他們口口聲聲說反對一切暴力,但他們卻看他們所定義的家庭比受虐者更重要,以致他們只要求他人讓步(例如修改條例名稱),而不是自己先讓步。

第三,他們只看見他們認為(或自己製造出來)同志組織的陰謀而看不見受虐者的臉容。縱使不同法律人士指出條例所指的家庭不是定義婚姻,但他們仍傾向選擇最懷疑的態度,因為魔鬼在細節的心態使他們努力找出魔鬼,而看不見上帝。

重點不在於以宗教理性參與公共論域是否合理,而是類似蘇牧師的言論和抱着魔鬼在細節的心態只會令人對基督宗教懷疑。

真理在我一方

不是一切不認同同性關係的基督宗教人士都是敵視同志。但當不認同同志關係已以政治運動進行時,不認同他們做法的人也不願公開批評他們的不合理。例如,當黃成智議員被問及如何看待蘇牧師的言論時,他以尊重他個人言論為由,拒絕評論(1月18日研討會時表達的立場)。在另一個場合,一位參加者無奈地說,「我不可以公開反對教會對條例的立場;否則,我的工作將不保」。當反對條例包括同性同居者自覺自己是先知時(指在舊約聖經 時代,宣告上帝的話和對不公義批判的人),他們不會覺得自己有錯,因而缺乏自我批判能力。先知的身分使他們不但不會考 慮妥協,更以被批判和被辱罵為榮。

麥金泰(Alasdair McIntyre)說:

「面對黑暗時代……若這德性的傳統能夠在黑暗時代下仍能生存的話,我們就不是全然沒有希望……我們所等待的不是果陀,而是與他很不同的聖本篤。」

縱使這時代真的如某類基督宗教人士所說的黑暗,但如麥金泰所言,教會要展現聖本篤的生命,就是透過教會細小的群體,肯定信心與盼望、友誼與和平、尊重與自我反省等等德性,而不是製造恐慌來維護自己的安全感。我們等待的,不是自以為先知的教會,而是聖本篤的教會。我盼望有基督宗教團體願意以保護受虐者為優先,踏出寬容的第一步。以上只針對基督宗教的言論和行為,因為我相信它可以是聖本篤。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神學院副教授

分類:Uncategorized

兩周一聚(六) – 色彩巴黎

一月 16, 2009 11 留言

兩年前去巴黎旅行的時候,在不同地方拍攝很多相片。回家後,重新回顧這些相片的時候,原來巴黎是一個色彩繽紛的世界,縱然是在天寒地凍的11月,也不會覺得死氣沉沉。

img_02491

當中我最喜歡這棵樹,秋天的樹葉變黃或變啡,本來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這棵樹的樹葉,有部份是變黃、有部份是變啡、有部份是一半黃一半啡,吸引了我的視線。

img_04831

至於這張相,對於久違了藍天白雲的我,感受最深。

有時,色彩不一定是越多越好,好像這張照片中,雖然只有藍天、白雲、樹木和大廈群,但能夠清晰地觀賞著,都可以說是一種福氣。

其他在Blog上增添色彩的朋友包括:

Mad Dog(今次出題的朋友)

Mr Stone(下次題目 – 旅遊 – 出題的朋友)

cosmicrays

微豆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herry

周遊

木棉 – 簡單快樂

芸淡風輕

Uncle Ray

醫書直說

揚眉女子

Mugen C

Michelle

readandeat

Gwen and Ian

LCL

Lomichee

孜媽

Hongkie At Large

分類:兩周一聚 標籤:

另類「同居關係」如何保障? – 續談家暴條例

一月 15, 2009 發表留言

之前談到有愛情(甚至是性關係)的同性同居關係,但原來有一種另類同性同居關係,是現行家暴條例中可能管不到的範圍,不過香港卻有不少這種形式的家庭存在,而這類家居暴力事件亦時有發生。

這種另類同性同居關係,以我所知有以下幾種:

1. 親戚關係,但不屬於最親密的,例如叔父與侄兒,不少公屋擠迫戶都有這類情況。
2. 「姑婆屋」,即幾位未婚女士同居一室,以老人家的比例較多。
3. 公屋單位內,幾位沒有血緣關係的同性人士同住一室。

在今次的家暴條例修訂當中,其實很多人都沒有留意到,保障同性同居人士的一欄,不單止是保障有性關係的同性戀同居者,更重要就是保護以上所講到的三類人,因為在未修訂的條例中,以上三類人當然與同性戀同居人士一樣,不能受到家暴條例所保障,以致當事人受到同居人士暴力襲擊的時候,往往只受到傷人罪的保障,但涉及到家暴條例的保障權利,卻不能享受到。

所以,看到同性同居關係這個字眼,不要膚淺地以為是與同性戀有關,以上提及的三類人,同樣都應該受到家暴條例所保護。但這群如此重要的人,卻從來沒有人重視,請問蘇穎智牧師、蔡永球傳道、蔡志森先生,你們到底有沒有為了這班人著想過?

分類:Uncategorized

家暴條例照妖鏡

一月 12, 2009 2 留言

這個多星期炒得最熱的其中一單新聞,就是有關家暴條例的保障範圍,是否擴大至保護有同居關係的同性戀者,之後就演變到一大群宗教團體(主要是天主教及基督教)和同志團體互相對擂及批評。

聲明在先,自己作為一個基督教徒,但我是贊成將家暴條例的保障範圍,擴大至保護有同居關係的同性戀者,原因這條條例是屬於人權範疇,政府的責任是要利用法律,保障所有市民的人權和人生安全。而同性戀者就算是小眾,作為香港市民的一部份,受到法例的保障,根本就是合情合理。

可惜,不知是傳媒故意「做新聞」、還是那班福音派教會刻意做勢,令到基督教方面的言論,全部都是反對居多。至於反對的理據,來來去去也是「衝擊婚姻價值觀」、「害怕鼓吹同性戀」等老掉牙但極不理性的觀點。

不過,大家有沒有留意到,在基督教的圈子中,其實有聲音是贊成政府修例。

話說在星期六的團契聚會中,巧合地我將這個話題提出來,當時無論是團契導師、團友,一面倒贊成政府修例,同時又慨嘆現在的香港基督教言論,好像被一班福音派騎劫,導致市民開始對基督教出現厭惡情緒,使基督徒好像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

至於在網上的言論,更加不用說,無論你是贊成、反對也好,只要你表面自己是基督徒,人人都會覺得「你是罪人」、「是仆街」!好像是一個帶罪之身,人人得宜誅之一樣!

做成今日的局面,那些「道德至上」,只顧自己利益的福音派人士,當你們日日高呼道德口號的時候,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正在把其他不同意見的基督徒騎劫,甚至把基督教弄至烏煙瘴氣?他日如果香港大部份市民,都把基督教視為神僧鬼厭的時候,請問:我可以殺了你們來清洗你們作的罪惡嗎?

一條條例,把那些偽教會、偽教徒照出來,雖然是好事,但付出的代價,未免太大……

分類: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