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Uncategorized > 騎師也索K

騎師也索K

相信發夢也沒有想過,在馬場內策騎的騎師,居然成為了近日「索K浪潮」的其中一名主角,偏偏今日馬會就告訴大家:連騎師也會走去索K!

有關騎師徐君禮的研訊結果

競賽董事小組今天完成了就騎師徐君禮於2009年5月13日跑馬地賽事中按小組指示所提供尿液樣本之化驗報告而進行的研訊。騎師徐君禮及馬會賽事化驗所主管溫思明博士今天均作出證供。

溫思明博士於五月十八日報告,騎師徐君禮提供的部分樣本被驗出含有氯胺酮(ketamine)。根據香港賽馬會賽事規例,氯胺酮屬違禁物質(騎師)。

騎師徐君禮獲通知化驗結果後,表示希望由一家獨立化驗所測檢該份樣本的保留部分。徐君禮要求將此份樣本的保留部分交予德國科隆的德國體育大學藥檢中心進行確證化驗。小組於6月17日星期三收到該藥檢中心主管W Schänzer教授的報告,表示經該化驗所化驗證實,該份樣本的保留部分含有氯胺酮。

騎師徐君禮被裁定違反香港賽馬會賽事規例第60(1)條,因他於2009年5月13日跑馬地賽事中按小組指示所提供的尿液樣本經化驗後發現含有氯胺酮。小組決定,根據有關情況,對騎師徐君禮的適當處罰為暫停其騎師牌照,直至2009年11月18日他始可恢復策騎,此項罰則追溯至2009年5月18日開始執行,徐君禮於該日被小組著令暫停策騎。

馬會的見習騎師管理制度是非常嚴格,一般而言見習騎師在見習期內,都不能隨便離開宿舍,所以他們是很難外出玩樂,接觸K仔的機會是非常低。但今次事件,卻帶起了以下的疑問:

1. 徐生到底從那個途經得到氯胺酮、以及在那裡吸食?
2. 假如是有內部人士把毒品帶入見習生宿舍,馬會保安部、競賽小組、以及見習騎師學校方面,到底是否知情?而在今次事件後,有沒有檢查見習騎師宿舍內,是否有人藏有毒品?
3. 當競賽小組、見習騎師學校知道上述事件後,有沒有向警方報警?

在今次聆訊中,競賽小組卻沒有對以上問題作出交代。

作為局外人,感覺上覺得馬會「關門打仔」,無意對外詳細交代今次事件,似乎馬會是為保聲譽,一如某些中學一樣,將吸毒問品「收埋處理」,不想將「家醜」向外公佈。

問題是今次在馬場範圍內,出現見習騎師吸毒,加上近期大量吸毒個案湧現,難免令人懷疑見習騎師是否受到社會風氣影響,所以馬會方面更需要向外交代所有疑問,以及調查馬場範圍內,是否有人從事販毒活動,甚至有騎師涉及吸毒,否則只會令公眾難以釋疑和影響騎師的形象。

廣告
分類:Uncategorized
  1. 仍無迴響。
  1. No trackback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