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Uncategorized > 這就是一句正常的中文?

這就是一句正常的中文?

經常有人批評香港傳媒的中文水準每況遇下,自己每次看到報紙內有些難以理解的句子,必定會看到「頭都大埋」。

今日又從報紙中找到一段這樣的報導:

據了解, 58歲的曾俊華前晚從紐約乘機返港時並無異樣,直至回家洗澡後才開始痛楚。他初時以為胃痛,工人如常為他準備晚飯,他才驚覺是心絞痛,其妻即電召救護車。瑪麗醫院立即安排人手,準備隨時施手術。

請留意被Bold了的部份,這部份是講到司長知道自己心絞痛的過程,不過當中出現了兩個很大的邏輯錯誤。

首先是所謂的「工人如常準備晚飯」,因為一個正常人在吃飯前如果知道自己身體不適,相信會告訴自己父母 或 傭工「我胃痛,我唔食飯啦」,何況是司長,那工人豈會「如常準備晚飯」?就算司長真的來不及通知工人,相信司長也不會勉強自己吃飯吧,那記者為什麼會繼續寫「工人如常準備晚飯」?

第二個錯誤,是由司長以為自己胃痛、到工人準備晚飯、最後竟然變成「他才驚覺是心絞痛」,那由工人準備晚飯至司長知道是心絞痛期間,司長是從那個途徑來發現自己出事?一個正常人相信不會因為「阿媽準備晚飯,才發現自己心絞痛」,如果真的如報導所說「工人如常為他準備晚飯」,司長才發現自己心絞痛,到底是司長的表達能力差、還是記者的表達能力白痴呢?

我對中文的認識不太深入,煩請對中文有深入研究的朋友解答一下本人的疑問。

廣告
分類:Uncategorized 標籤:,
  1. 九月 29, 2009 at 5:57 上午

    你沒有把前半句也Bold掉,算是宅心仁厚,因為:

    痛,嚴謹來說是名詞。不過作動名詞,也無不可,例如說我(覺得)痛;我的手痛;我頭很痛,一般而言都可以接受。

    但痛楚連起來,就完完全全是一個名詞,絕對和痛的用法分開。他在承受莫大的痛楚;這是很大的痛楚,怎麼承受得了;和痛苦基本上在語法上相近。

    但你會不會寫:直至回家洗澡後才開始痛楚/我痛楚/我很痛楚?

    言歸正傳,的確,如此情況應該絕不合乎邏輯。但記者隱含的意思其實是,工人如常為他準備的晚飯,是另有乾坤。為甚麼要有準備好的晚飯,曾司長才驚覺自己不是胃痛,而是心絞痛?那是因為工人可能是有極高醫術的心臟科專家,兼職御用飲食,尤如大長今,只有這樣,準備晚飯之時,也是把脈問切之期,於是眾人立即發現曾司長的病況,急速送院做手術,才解決了這次的大厄!

    為曾司長有著超人一般的家庭員工而喝采吧!

  2. 九月 30, 2009 at 2:34 上午

    我宅心仁厚?事關我的中文也不算特別好呢!我現在才知道「痛」與「痛楚」的分別,死未,哈哈!

    原來記者想大家知道,司長家中有如此多潛龍伏虎之輩,真是用心良苦也!

  3. 九月 30, 2009 at 4:34 上午

    其實最簡單是 it hurts 和 it is painful 的分別。

  1. 十月 5, 2009 at 2:39 上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